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资讯动态海昏侯墓的孔子屏风其实是穿衣镜?西汉时有这么大的铜镜吗!穿衣镜尺寸
海昏侯墓的孔子屏风其实是穿衣镜?西汉时有这么大的铜镜吗!穿衣镜尺寸

诸多疑问在心头,最近因为受海昏侯墓考古队队长之邀,有幸目睹了许多出土品,也见到此“屏风”真身。现场与漆木器考古专家吴顺清老师也有交流,我提出了自己的初步判断,得到他的认可。此行坚定了自己的认识,真得感谢杨吴二位的关照。

[编者按]海昏侯墓出土的系列漆器“孔子屏风”,被大多数考古学家认为是中国迄今发现的最早孔子像载体,为研究孔子的真实面貌提供了珍贵的实物资料。这组屏风构造特殊,不是单纯的漆木材质,漆木板的背后还有一块同等长宽的铜背板。

镜之义,在汉代人而言,不仅照容面理衣冠,它还被赋予了太多的含义。可以排遣相思,可以追求富贵,可以长宜子孙,可以驱邪避灾,再想得一点,可保国泰民安。如长沙出土镜,铭曰:“之作镜兮,取气于。生于道康兮,咸有文章。光象日月,其质清刚。以视玉容兮,辟去不祥。中国大宁,子孙益昌。黄裳元吉,有纪纲”(长沙211号墓,《长沙发掘报告》,1957年)。

西汉晚期铜镜纹样开始大量出现四神图像,上述数镜不仅铭文中有四神,同时也有四神造像。报道说,有一些漆木构件上的动物纹样,可能与这“屏风”有关,其中可能就有四神。刘贺方镜附件上是否会出现四神,也是可以期待的。

1980年山东窝托村南西汉齐王墓五号坑中,出土一件大型矩形铜镜,现收藏于博物馆。镜长115.1厘米,宽57.7厘米,厚1.2厘米,重56.5千克。方镜背部有五个环形弦纹钮,每一环钮基底饰柿蒂纹,镜背饰有夔龙图案。发掘者推测这件大型铜镜要用柱子和座子支撑,镜背面和边上的钮可能就是与柱子和座子固定时用的(《西汉齐王墓随葬器物坑》,《考古学报》1985年2期)。

涡阳县宗桂侠商贸有限公司  电脑版  手机版  涡阳县临湖镇林庄行政村大吴营自然村2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