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资讯动态世上根本没有“千年灵芝”
世上根本没有“千年灵芝”

中医药学家邓铁涛、徐鸿华揭骗局并呼吁规范南药种植

“千年灵芝现在吹得天花乱坠,纯粹是骗人!”日前在广州召开的保护南药研讨会上,著名中药专家徐鸿华教授揭穿“千年灵芝治肿瘤”的骗局——其实灵芝生长周期就5个月,一年内孢子粉就会散发掉,几乎没有药效。

我国著名中医学家、广州中医药大学终身教授邓铁涛到会,呼吁要推广南药的规范化种植、生产,保护广东南药的纯正声誉。

南药宝藏 五指毛桃是“广东人参”

“开发南药宝库前景非常广阔。”邓铁涛教授兴致勃勃地说,“广东地处岭南,特有野生药用植物品种繁多,易于采集,价格便宜,疗效又好。只是我们过去守着宝藏,不懂得挖掘推广。”

邓老举例说,五指毛桃又叫五爪龙,是河源的道地南药,能益气健脾、祛痰平喘,有“南芪”、“广东人参”的美誉。过去广东人只把它当成常用汤料,根本没列入国家药典,上不了中药“百子柜”。“我用了五十几年五指毛桃,除了治一般的气虚体弱,连冠心病、重症肌无力这些重病开方也少不了它。中医讲究药食同源,还有像凤尾草治疗泌尿感染,珍珠草治肝炎,都有不错的疗效。”

市场混乱 非药方不灵,是药材不道地

不少人都抱怨,老中医开的药方为何不灵了?从事药学研究50年的徐鸿华教授指出要害:“其实不是药方不灵,而是药不灵!”中医治病讲究药材要道地,这些年来由于保护不够,全国道地药材都面临濒危困境。“药不好,方再灵也没用。现在不少医院药房拿广东产的党参充当广西潞州的道地‘潞党’,拿普通的茯苓充云南的道地‘云苓’,药效差一大截,治病当然也打折扣。”

广东的南药也面临危机。例如,治流感、去病毒的广藿香,前几年就剩下两分地的种植面积,濒临灭绝。还有像沉香这种行气止痛的名中药,“非典”时非常畅销,但近年来几乎全靠进口。

一周前,记者曾跟随专家到市场采样。在广州市清平市场的中药档口,五指毛桃一般一斤七八块钱,产地不明,专家一抓就挑出了很多杂质树根,“都是鱼目混珠。”徐鸿华教授向记者说:“现在不仅有三指毛桃、四指毛桃等不同属种参差不齐,有的商贩为了防虫,就用硫磺熏蒸五指毛桃求好卖相,全然不顾硫磺本身有毒,与药品中的成分会发生化学反应,可能致癌。”

“广告大卖‘千年灵芝’,其实根本就不可能有千年灵芝。一棵灵芝从生长、发育到成熟,周期只有5个月,成熟之后如果不处理,任其生长,只会木质化。一年之内,孢子粉就都散发了,只留下一个空壳,能有什么用呢?”

规范种植 “人工栽培不如野生”是误区

这几年,在一批老中医的努力下,广州中医药大学已经联合产地,开展了春砂仁、巴戟天、广藿香等20种中药材的GAP(中药材生产质量管理规范标准)基地建设,成为保护纯正南药的屏障。五指毛桃在河源产地进行了开发与种植,并被载入《广东中药材标准》。

人工种植的南药药效会不会不如野生的?徐教授指出,这是老百姓的一个认识误区。他说,不同的中药、草药有不同的生长特性。这几年常有很多野生中药出口被退货,理由是重金属和农药残留含量超标。原来,现在很多野生草药的生长环境变差了,空气、土壤、水质污染和有毒植物的侵袭,都会造成野生南药的“变异”。相比之下,GAP基地通过选好产地、规范生产,就可以避免这些问题。“所以,野生不一定比人工栽培的好。”

涡阳县宗桂侠商贸有限公司  电脑版  手机版  涡阳县临湖镇林庄行政村大吴营自然村2号